0

    来自吴起县农村普法宣传教育的调研报告

    2023.11.30 | admin | 196次围观

    为进一步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法治意识,推进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建设,吴起县人民检察院调研小组深入县域各个乡镇农村实地走访调研。调研发现,广大群众特别是农民群众的法制观念、法律素质都有了明显的提升,绝大多数农民懂法、守法,越来越多的农村居民能自觉运用法律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但是,由于多方面原因,目前农村普法工作还存在许多薄弱环节。新形势下,如何开展农村法制宣传教育工作,实现农村社会的和谐稳定和全面发展,成为当前农村普法工作的一个重要课题。

    农村普法宣传教育现状及成果

    吴起县,隶属于陕西省延安市,西北邻定边县,东南接志丹县,东北连靖边县,西南毗邻甘肃省华池县。全县辖8镇1个街道办,91个行政村,总面积3791.5平方公里,总人口145863人。其中农村常住人口2.84万人,共有普法对象2.84万人。

    通过深入调研及普法宣传,在大部分乡镇,各类法律知识得到了较为广泛的普及,农民的法律意识和法律素质在逐步提高,特别是法制观念、维权意识发生了较大变化。普法宣传教育的形式也从过去的发宣传资料、展图片、出板报等向农民喜闻乐见、符合时代特征的普法宣传方式转变,普法成效显著。

    一是依法明辦是非能力提高,动辄打人或械斗的情况明显减少;二是自觉履行法定义务的观念加深,依法履行义务的自觉性提高;三是遇事依法办理的觉悟提升。在涉及经济或民事关系时,能够按法律要求确定双方的权利与义务;发生纠纷时,能够注意运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;四是增强了主人翁意识,依法参与民主选举、民主决策、民主管理、民主监督的意识与能力明显提高;五是广大农村基层干部能够做到依法决策、依法办事、依法管理农村各种事务,做到有法必依,依法办事。

    存在的主要问题及原因

    一是对农村普法认识不足,重视不够,思想上有偏差。调研发现,当前农村中“重人治,轻法治”的思想依然存在,有的基层工作者认为,普法就是要农民守法,强调群众义务多,宣传群众权利少,对法律存在实用主义思想。遇到问题才想起来找法律,不能做到事前学习和预防,导致农民学法用法脱节,挫伤了农民学法的信心,给普法工作带来了消极影响。

    二是农村普法宣传手段和形式简单落后,亟待突破创新。除进村入户散发放法律宣传品或在集市设立法律咨询台外,就是播放广播、搞宣传栏与标语进行普法宣传,拘泥于传统形式,创新不足。传统普法被动式的教育由于成本高,加上组织难,已不受组织者和农民的欢迎;从调研情況看,大多数农民获取的法律知识主要来源于电视、报刊等媒体,如《焦点访谈》《今日说法》等法律类新闻节目,从其他方式获取法律知识的途径很少。

    三是普法工作不能适应新形势下农民群众的需求。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,农村新型矛盾逐渐产生,农民对学法、用法有新的需求,如在信访工作中,面对个别上访户的诉求,法律宣传的技巧显得尤为重要,这对基层普法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;随着农民经济意识的不断增强,农村多数青壮年外出就业,留守的“老、小”对法律知识接受能力有限,自我依法保护意识不强,导致普法教育组织难,时间落实难。

    工作建议和对策

    针对吴起县农村法治宣传教育调研中存在的主要问题,结合实际,建议如下:

    一是更新农村普法观念,纠正基层干部群众对普法思想认识的偏差。法治宣传要从实际需求出发开展普法工作,真正把服务农民、提高农民法律素质、切实维护农民的根本利益作为农村普法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,逐步培养广大人民群众对法律价值的尊重和法律知识的追求,引导基层干部依法决策、按章办事,引导群众遵纪守法、依法维权和依法参与村民自治;把普法与依法解决农民的实际法律问题结合起来,针对法治实践中群众关心的难点、热点问题,通过具体的参与法治实践活动,树立法治权威,使人民群众养成崇尚法治的行为习惯。

    二是要进一步创新普法宣传教育方式方法。加强农村法制教育阵地建设,依托公开栏设立法制宣传栏;在继续利用传统法制宣传教育阵地的基础上,采取以案说法、图片解法、听证会、组织反面典型现身说法、法制文艺、法律咨询、农村党员干部远程教育网、网络博客等贴近群众的新形式,把法治文化和法律服务送到农村千家万户。

    三是要进一步把普法工作与平安乡村建设相结合,增强工作灵活性和针对性。把开展法制宣传教育与民间纠纷排查调处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实践活动结合起来,引导农民依法调整社会利益关系。紧紧抓住有利时机,有效地推进农村普法工作,如抓住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时机,对广大农民进行《村民委员会组织法》《选举法》等法律法规宣传教育;抓住春节民工返乡时机,对他们进行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《信访条例》等法律法规的宣传;抓住禁毒、禁赌、反对邪教等专项治理活动时机,大力开展相关法律法规宣传活动等。此外,普法工作还要突出重点村(如信访村、宗姓村)、重点人群(如刑释解教人员、外来务工人员)、重点年龄层次(如15—25岁青少年)的宣传教育,增强普法工作的针对性。(程进荣)

    版权声明

   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xx立场。
    本文系作者授权xxx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    发表评论